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宏越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现在春风文艺出版社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由《徐志摩书信集·书前赘语》想到的  

2009-07-03 14:46:3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拿长短说事。所以人们总会认为凡是长篇小说就要比短篇小说难写,所以某些人会绞尽脑汁地把一个中篇扩成长篇,所以有人可以为一本书写一篇长论却决不为它的序写一篇短评。当然如果谁的序言可以像梁启超、唐德刚们那样长得像一本书,情况则另当别论。

聪明的读者一定能看出来,你说上面的话无非就是想说你要为一篇序言写点东西(从题目看这篇序言出自《徐志摩书信集》),而自己又怕别人嫌序言的分量不够,就先把拿长短说事的罪名扣在众人的头上,以至于不会有人再质疑你的这篇文章存在的价值。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可如果你不聪明你就以为这家伙说的还有点道理,《徐志摩书信集》的序言或许真有些值得说的地方。对于我这样喜欢罗嗦的人,段落就像无计划生育时代的婴儿,一个接一个地来,再不回到正题计划生育就真该出台了。

一篇序言不叫序言偏偏叫“书前赘语”,读了这四个字你能想到什么?反正除了“赘”的本意其他怎样理解都对,放在皇冠顶上的只能是宝石,即便你叫它顽石它还是宝石。自嘲是韩石山独有的本事与风格,他可以整天无休止地称自己为小学教员、三流作家,甚至在自己的博客上称这些年是一路“堕落”,换了你,你能总这么说吗?再看这篇“赘语”,无论你是怎样认为的,我都更愿意把它看成一篇小说。我这样说有自私的成分,因为笔者最近正在翻阅韩石山的小说,虽然此前几乎所有关于韩石山小说风格研究类的文章都会把他归入到“山药蛋”派作家,可我偏偏要认为韩石山是受西方创作影响颇深的当代作家,这是一种感性的判断,我一直在寻找一篇可以让我的感性成为理性的东西,直到我读到了这篇序言。

其实还有一篇,就是那篇名为《巴里加斯的困惑》的小说兼评论(探究此句之中小说与评论的位置其实是件相当艰巨的问题,此处按笔画排列)。在杂志上发表的时候是小说,收入集子时是评论;情况正与这篇作为序言的《书前赘语》类似,只是由于韩石山本人已不写小说好多年的缘故,若在报刊上发表,该是一篇文史随笔。谈《巴里加斯的困惑》就不能不提到马原这个名字。马原者,中国当代先锋小说代表作者也,这是一句无改动、无创新的临摹之笔,只出于我对某种叙述方式的崇拜。我不知道韩石山在给《巴里加斯的困惑》这篇小说起名的时候心中是否有笔者这样的崇拜心态,但有一点毋庸质疑,就是韩石山对他的文字相当自信。中国的作家学习西方的叙述方式,成就与自信力是成正比的,这也是一句感性的东西。所以无论韩石山是否去过西藏,他的小说叙述与马原的元叙述是相通的,也就是作者由于对自我叙述的自信从而产生了于无我小说中有我的境界;而这种自信在小说情节上的反映即是“虚构”,让人相信的虚构。因此我有理由怀疑《巴里加斯的困惑》中“马原说到这儿猝然停顿,问小冯道”一段话是虚构的结果,也许我的猜测会让韩石山大笑一场。此处还可以进一步地说,在当代西方的作家中,前者你能在毛姆的小说中产生强烈的认同,而后者的代表作品则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看一件自己喜欢的事物,第一眼似乎总能看到它的好,我对这篇赘语的感觉也该符合这一现象,尤其你当你读到了“你对徐志摩的熟悉快干上我了”,妙。这真不该只是一篇序言,虽然它向你传达了关于徐志摩的信真伪和价值等方面的消息,可你能说放在一本书第一页的文章除了序言就不能是点别的?比如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篇按照某些西方小说叙述方式创作的一篇不长的短篇小说,只是其中的人物与情节都是真实的而已,作者不说读者只会更相信是一篇小说而非散文,既然人类的文学可以让书信体小说存活于世,那么为什么不能再多一个序言体?看一件自己喜欢的事物如果单单看出它的好,那么对于事物本身是没有太多好处的,这就是批评的伟大,借用胡适先生的句式甚至可以说批评比赞扬还更重要。不能再兜圈子了,能字在这个短句中充当了强调的作用,所以我没把它删掉。陈思和在他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前言》中曾对“潜在写作”一词进行了定义,即不被允许公开发表的文学作品。我在此处提“潜在写作”的目的只在于我想引入一个“潜在作家”一词,我不知道我这样说是不是合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一种较为方便的叙述。我解释为:大多数公开发表的文学作品无法真正代表一个作家真正派别的作家,也许只有一篇或几篇完公众认可的派别之外的文章,然而这些文章却代表了作家的最高创作成就。韩石山或许就是这样一位“潜在作家”,而山西因为有过“山药蛋派”的历史,这样的作家很可能不仅是韩石山一位,后一句是一种猜测,我其实很少读其他山西作家的作品。中国人不光喜欢拿长短说事,还喜欢拿多少说事,文学上尤忌,我以为。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韩石山真的不会再写小说了,现在看来是上他的当了,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去小说的写作,只是变化了一个名头而已。好了,关于韩石山的小说此文就此打住吧,小说总该有个主题,序言体的小说也不例外,韩石山在这篇“赘语”中确定了这本《徐志摩书信集》中260多封的价值,我的小文也是旨在说明不仅徐志摩的书信要读,韩石山的“赘语”也是要细细感受的。

(《徐志摩书信集》,韩石山编,天津人们出版社,2006年6月第1版)

    附:本文发表在2006年9月25日出版的《藏书报》上。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