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宏越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现在春风文艺出版社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鲁迅的最后10年》不得不说的话  

2009-07-06 09:02:29|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的最后10年》的出版,是中国鲁迅研究界的一个另类,不仅获得了历来褒鲁者的一致肯定,而且似乎从捧胡的阵营中,也未传出几句异样的声音,也许正应了叶公超当年的那句名言“骂他的人和被他骂的人实在没有一个在任何方面与他同等的”。笔者虽然也是没有任何一个方面和他等同,但读了此书,终究还是有一些话不吐不快。

在《鲁迅的最后10年》第30页,作者写道:“恰好这时担任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的旧人蔡元培意欲聘为‘特约著述员’,并且答应受聘后仍可自由撰述,他便受了聘书,决定稳拿政府月薪三百元,再来做骂政府的著作。”每月从政府拿300元的月薪,对于鲁迅的后半生决非一件小事。鲁迅对经济问题是非常看重的,他曾在《娜拉走后怎样》一文中对“钱”的问题进行了透彻的分析。甚至数年后,他还曾因为北新书局欠他版税的问题,把他的学生北新书局老板李小峰告上法庭。在这样的基础上,每月300元的月薪,怎么能避而不谈呢?按照陈明远对现代文人与钱的研究,鲁迅四年从政府拿到了50多万人民币。这里我们姑且不谈鲁迅的“吃了也不嘴软”是否应该被人们所津津乐道,单就是“蔡元培意欲聘为‘特约著述员’,并且答应受聘后仍可自由撰述,他便受了聘书”一句就有问题。孙乃修《看鲁迅骨头之硬软》一文中认为:“鲁迅能够拿到国民党蒋介石政府这笔津贴,并非这个政府主动给他的,而是他通过各种人去幕后活动、向党国权力人物说情才得到的。”同文还写道:“1927年5月25日,国民党政府浙江省务委员会通过设立浙江大学研究院计划,蔡元培是九人筹备委员之一。鲁迅闻讯,通过他的同乡章廷谦、郑奠等人向蔡元培活动,为他争职位。这是上海‘4·12’事件后一个月的事。”不过虽然在如此敏感的时期也主动谋职,但鲁迅并未获得成功,鲁迅也因此致信章廷谦,抱怨蔡元培说:“其实,我和此公,气味不投者也,民元以后,他所赏识者,袁希涛蒋维乔辈,则16年之顷,其所赏识者,也就可以类推了。”不过随后蔡元培给了鲁迅 “特约撰述员”之职,鲁迅也就不会再骂此公与己“气味不投”,自己也入了“袁希涛蒋维乔辈”。

在《鲁迅的最后10年》第35、36页,作者写道:“民国时期,中国也曾有过宪政民主运动,结果以宋教仁被刺告终。‘共和’的果实先后落入巨奸的手里,从党章到国法,各种有关民主的规则条文,统统成了阴谋家左右其手的工具;‘假改革各名’是常见之事,实际上‘植党营私’而已。鲁迅是重‘实质民主’而轻‘形式民主’的,这与他自觉的奴隶身份以及自许的‘思想界之战士’的使命有关;但是,对宪政形式的轻视或忽略,毕竟给他的政治思考留下一定的空洞地带。如果能够对政体形式问题有足够的警觉,或许能够在苏联评价态度上有更多的保留。当然,这并不妨碍鲁迅对实施‘一党专政’所形成的新式独裁专制的反抗;甚至可以认为,惟其不重形式而重实质,所以对国民党政权的抨击能表现得更准确,更深入,也更彻底。”读这段文字,让我想起了唐德刚笔下的胡适。唐德刚对于老胡适虽然也是一万分的景仰,但一旦涉及著传,下笔决不留情。而林贤治虽然也谈到了鲁迅“对宪政形式的轻视或忽略”,但得出的却是以“并不”和“甚至”引出的进一步的褒扬和抬高。在“轻视和忽略”的基础上,竟得出了“更准确,更深入,也更彻底”的结论,而这种不符合逻辑的结论,只能让人觉得林先生是在为鲁迅辩,是在写鲁迅颂。

在《鲁迅的最后10年》第50页,作者写道:“论战持续了将近一年,然后偃旗息鼓。临到最后,革命文学家的理论在一个长于论辩的好斗者的面前,成了强弩之末;党组织从内部进行干预,也未始不是一个原因。”将一场持续了近一年的辩论的停止,说成是某一方长于论辩的技巧,总让人觉得牵强。在党组织的内部干预制止了这场论争早已经成为定论的背景下,过于强调鲁迅的论辩技巧并不符合客观事实。实际上单凭鲁迅的论辩技巧几乎不可能使对方闭嘴,而将论辩技巧放置于党组织内部干预的作用之上,更显得荒谬、可笑。

在《鲁迅的最后10年》第72页,作者写道:“民权保障同盟成立后,开展过各种卓有成效的活动,如营救陈独秀等政治犯,丁玲、潘梓年等共产党人,还有其他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调查南京监狱状况,声援各地争取人权的斗争,抗议希特勒派的一党专政的暴行等,在社会上产生广泛的影响。平时,鲁迅不出席集会,也不参加会议,包括左联的会议,但在接到民权保障同盟的会议通知时是一定先期而到的。”这里,很显然作者非常认同民权保障同盟的存在,书中作者也多次将以胡适为代表的自由主义人权论者与有鲁迅加入的民权保障同盟进行对比,极力强调了后者对于政府的抗议效果而否定前者的存在价值,这种带有明显抑胡扬鲁的说法并不能让人信服。实际上,虽然民权保障同盟的成立较之以胡适为代表的自由主义人权论是一种进步,然而这种进步仅仅是一个健全的组织机构团体较之松散的个人行为的进步,是组织的作用大于个人的一种体现(也许在作者看来,只有在鲁迅作为个人存在时,个人的作用才能大于组织)。仅此而已。

此外,《鲁迅的最后10年》一书的校对略显粗糙:3页倒数第5行“戍”应为“戌”;19页倒数9行“未”应为“末”;54页第2行“先”应为“光”;54页胡适简介“九·一八”双引号应为单引号;109页第14行“无”应为“毋”;124页第14行多了个“国”字;154页邹韬奋简介“九·一八”双引号应为单引号;158页第10行“新”应为“第”;169页第10行“国民”后落了“劣”字;181页第2行“九·一八”双引号应为单引号。希望再版之时能够逐一改正。

  评论这张
 
阅读(11498)|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