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宏越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现在春风文艺出版社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韩石山的考证才华  

2009-07-09 09:04:41|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近出版的《民国文人风骨》一书上,有一个简短的关于作者韩石山的介绍,我一看便知道是作者自己提供给编辑的,至少也是按照韩石山的意思写的。道理很简单,在介绍代表作品时只提了五本书:《徐志摩传》、《李健吾传》、《寻访林徽因》、《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谁红跟谁急》,全是作者最为看重的。换了别的人,若被问及所出数十本书中哪几本最满意,多数会说都是自己的孩子,没有个远近厚薄,但韩石山偏偏从不这么答,《徐志摩传》、《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都是必答的,另外三本也确实不该被遗忘。我粗略统计了一下,截止目前,韩石山正式出版的作品共三十三种,选这五本,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写下上面这段话,主要是有两个目的:第一、韩石山的下一本新书的作者介绍上,这本《民国文人风骨》肯定是第六部被提到名字的作品;第二、尽管自从喜好上了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研究后,韩石山总是有意无意地不提少作——即主要创作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短篇小说,后结集为《猪的喜剧》、《魔子》、《轻盈的脚步》、《鬼符》等,但这些毕竟属于他为自己制定的人生路线图“青春作赋,中年治学,晚年研究乡邦文献”中的重要环节,早年的创作痕迹不可能随着人的兴趣的变化而完全消失,以《民国文人风骨》为例,至少存在着两方面的影响,一是考证上的,一是细节上的,这样分或许并不科学,但至少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增强对韩石山其人其作的认识。下面我来具体谈谈这两点。

和韩石山同时代的作家中,由作赋转为治学的人并不少见,比较典型的是刘心武。和韩石山的钟情新月派相似,刘心武所选择的研究对象是真正的显学《红楼梦》,刘心武对他的“秦学”研究非常自信,这种自信中有很大的成分源自他早年是一个优秀的小说家。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我说历史是最难的学科,不是因为历史不像数学、物理、化学那样完全与政治无关,因为按此逻辑政治课更是难上加难。主要是指我们在看一个人或一件事物时,总是看不到与它相关的全部史料,同时又缺乏一种得简的能力。傅斯年说历史学就是史料学,胡适说做学问要不疑处有疑,都是对历史研究很有帮助的话,而罗家伦在评价陶孟和时的一句‘得简’也深得我心。我以为罗家伦的‘得简’二字,不仅是将复杂的东西简单化、将晦涩的东西通俗化的能力,更是一种符合常情常理的、符合逻辑的判断能力。研究历史,没有史料不行,没有这种得简能力也不行。这个得简应该是与怀疑相对的,怀疑是一种现象,而得简是一种能力。”也就是说,治学需要具备两种条件,即史料与得简之能力,陈寅恪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提到“据可信之材料,依常识之判断”,实际上也包含了这个意思。而小说家治学所优于常人的,正是这种得简之能力,所以当张其均向他的老师柳诒徵请教如何写史时,柳诒徵告诉他“可多看小说,各家小说总是富于兴味,引人入胜”。多看小说有利于研究,多写小说就更是了。在《民国文人风骨》出版之前,最能体现韩石山的考证功夫的是《寻访林徽因》,这本书之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非常重要,过去韩石山在谈及得意之作时,总是不提此书,是不公平的,现在将它从新划入五本代表作中,非常正确。我想凡是读了这本书的朋友,都会被韩石山的考证功夫所折服。而这本《民国文人风骨》虽然主要的目的还是想体现民国文人的“风骨”,但其考证的功力,还是尽现无遗。仅举一个小例子,在《碧海蓝天林徽因》一文第一章,韩石山写道:“我算了一下,她(笔者按:指林徽因)一生真正意义上的工作,也就是我们说的有名分的工作,挣工资的工作,时间不过三年。”这样的结论,怕是林徽因研究专家也要惊诧一下吧;可你又不能不认可作者的推论,只有心悦诚服地接受这个新且客观的结论。此外有关郁达夫北京的银弟,冰心笔下的太太客厅等处,均有一些极具说服力的考证,这里不再赘言。当然写过小说的人再做学问,好处不仅仅在考证上,对于作品的分析也是非常有帮助的,比如《民国文人风骨》中对林徽因、冰心等人作品的判断,不过这并非本文所要表达的目的所在。

在谈到韩石山早年小说创作之于《民国文人风骨》一书的细节上影响,我再举二例,在《徐志摩和郁达夫——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对宝贝》第一部分,作者写道:“正是这次考察,让我萌生了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想法,后来写《李健吾传》《徐志摩传》等书,可以说,都与这次考察有点关系。当时最先想到的,是研究郁达夫,后来七事八事的耽搁,没有写出来,迟早还是要完成这个心愿的。”写《郁达夫传》的想法,在韩石山小说创作的末期,韩石山就曾借小说主人公之口提出过(《折痕》,1995年4期《山西文学》),时隔多年,可谓壮心不已,想必韩版《郁达夫传》诞生之期不远矣。另一处是在《碧海蓝天林徽因》中,也就是书中第123页上数第四行:“说得再简单点,是繁华孕育了她,是苦难造就了她。”对于苦难的诠释,历来是韩石山早期小说所要表达的重点之一,在韩石山唯一正式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即《别扭过脸去》中,韩石山写过:“苦难并不总是能成全人,它可以使一个人变得高尚,也可以使他变得卑下。有文化也不全是好事,文化必须达到一个高度,才能升华为优秀的品格。”小说中的主人公因苦难而变得卑下,而林徽因则显然是韩石山心目中最为完美的优秀品格,而这种品格的诞生,在作者看来是与其所经受的苦难密切相关的,换一个角度说,没有经历过“门口不就是扬子江”的林徽因不可能展现出她全部优秀的品格。

可以说,在当下研究现代文学史的学者中,韩石山是擅长考证的学者之一,这与他早年的小说创作有关,与他与生俱来的敏锐的对社会人情的洞察力有关,同时也与他的心性,他的独立之人格有关,而这本《民国文人风骨》正是最能够体现韩石山的这种学者素质的作品,这样的作品也自然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民国文人风骨》,韩石山著,陕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4月版)

附:本文发表在2009年第13期《全国新书目》和2009年7月6日出版的《太原日报》上

  评论这张
 
阅读(196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