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宏越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现在春风文艺出版社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鲁迅“我也一个都不宽恕”的来源  

2010-11-05 09:42:0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2月15日的《东方早报·上海书评》上,刊发了刘永翔的《钱锺书两则妙语的西方来历》。我以为这样的文章之于文学研究,就如同陈子善先生打捞出的一篇篇佚文一样,很是具有参考价值。中国现代的文人,受国外影响颇深,无论是张口说话,还是动笔写字,舶来品极多,若不加以研究考证,普通的读者很难理解作者当初的本意和苦心。

“我也一个都不宽恕”是鲁迅先生的名言,甚至可以说是遗言,相信只要是稍微了解一点鲁迅的人,都应该听到过这句话;至于鲁迅研究界的专家,应该更是时刻铭记于心。但是记住了,不等于理解了;知道了发表的出处,也不等于知道了话语的来源。事实上,现在鲁研界公认的是,鲁迅的“我也一个都不宽恕”并无来源,只是他去世前的一句感慨罢了。如若这样理解,就需要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这句话为鲁迅原创,也就自然是鲁迅的名言了;第二、如果是鲁迅原创的,那么我们就能够通过对鲁迅的正确的研究理解,而得出此语最真实的语意。而且已经有人这样做了,比如邵建在他的《鲁迅“一个都不宽恕”的是谁?》一文中,以他对鲁迅的研究理解(当然是他认为对的),认为陈西滢、高长虹、顾颉刚、梁实秋、施蜇存等握笔杆子的人,都是鲁迅不宽恕的对象。邵建的观点想必可以代表当今很多鲁迅研究者的观点,因为这样就可以解释鲁迅为什么要在这句话中加了一个“也”字,因为是有人不宽恕他在先。甚至有的鲁迅研究家,比如闵良臣先生,在网上的一个回帖中,还借“也”字,对鲁迅褒扬了一番,意思就是说鲁迅是宽容的,只有在别人对他不宽恕的时候,他才对别人不宽恕。而王得后先生更是在《鲁迅的这一个“我也”》一文中引鲁迅的话“我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或者以半牙,以两牙还一牙,因为我是人,难于上帝似的铢两悉称。如果我没有做,那是我的无力,并非我大度,宽恕了加害于我的敌人”,说明鲁迅一贯的主张报复、主张还击,因而“也”字万万不能隐去。看来他们都是觉得“也”字非常重要,他们都敢完整鲁迅的话:让陈西滢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邵、闵、王均是研究鲁迅的行家,对于鲁迅有着多年的研究,但是我想说的是,他们还是把鲁迅看得太小了,太小家子气了。我们姑且不谈鲁迅逝世前,陈西滢们是否还在喋喋不休地怨恨,将高长虹这样的人也列入鲁迅临终怨恨的行列就非常值得怀疑,纵然这些人中,高长虹是很可能最怨恨鲁迅的一个。如果非要在陈西滢、顾颉刚和高长虹等人中选一个鲁迅最怨恨的人,肯定不是高长虹。按照林贤治在《鲁迅的最后10年》一书中的观点,高长虹是鲁迅的论敌中,思想上最接近鲁迅的人,鲁迅也深知高长虹对自己的怨恨并非源于某些崇高的理念。所以纵使鲁迅也写文章骂高长虹,也应该首先是出于自卫的考虑,和他逗一逗,根本没必要把这种怨恨带进坟墓里。而陈西滢、顾颉刚等人指责其抄袭一事,才是最让鲁迅耿耿于怀的。顾颉刚在文章中称鲁迅一生对其不宽容,恰恰是发自当事人内心最为准确的判断。道理很简单,如果抄袭本就子虚乌有,那么顾等人的指责就等于煽自己的耳光,可偏偏鲁迅的书中就有部分雷同的问题。但是,这种怨恨鲁迅会带入坟墓吗?未必。

前面已经说过,邵、闵、王等人的判断,是有一个前提的,也就是说鲁迅的“我也一个都不宽恕”并无来源。但是近日在翻读当年的《申报·自由谈》时,有一篇文章还是引起了笔者的注意,以为可以作为鲁迅“我也一个都不宽恕”的一种可能的来源。还是先让我们来看看鲁迅的原文:

只还记得在发热时,又曾想到欧洲人临死时,往往有一种仪式,是请别人宽恕,自己也宽恕了别人。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这段话出自鲁迅的杂文《死》,写于1936年的9月5日,发表在1936年9月20日的《中流》半月刊上。而《申报·自由谈》上的文章题目叫《说真话》,作者张梦麟可称得上是中国现代著名的翻译家。在《说真话》中,有这样一段话:

据说一两年前曾有一位大杂志的编辑先生,不远千里,跑来问萧老先生一个问题,在他以为这个问题的萧伯纳式回答,一定使世人感觉很大的兴味。他的问题是在萧伯纳的意中,现代谁是最宝贵的,是文化,进步最不可缺的人。他问“假若人类突然遭了全灭的运命,而你老先生,就如创世纪中所载的Noah一样,可以有力,留一点人种,那么你留哪一个人呢?”

萧老先生带着谜似的微笑答道:

“我一个也不留。”

萧伯纳是1933年2月17日抵沪的,据统计仅在上海逗留了八个半小时,虽然时间短暂,但在上海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上海滩各大报纸争相报道,以《申报·自由谈》为例,就发表了《黑女求神记》、《欢迎萧伯纳》、《萧伯纳颂》、《介绍萧伯纳》、《欢迎萧伯纳来听炮声》、《谈萧伯纳》、《关于萧伯纳》、《绅士阶级的蜜蜂》、《萧伯纳的戏剧》、《Hello Shaw》、《说真话》、《回去告诉你妈妈》等十多篇与萧伯纳相关的文章。张梦麟的文章,正是发表在1933年2月19日的《申报·自由谈》上。读了这段话,我们不难发现,萧伯纳的“我一个也不留”和鲁迅的“我也一个都不宽恕”,从语言结构和语气上非常相似。同时,鲁迅所说的“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也可以让人联想到这段话中的“一两年前曾有一位大杂志的编辑先生,不远千里,跑来问萧老先生一个问题”。虽然鲁迅说的宽恕和张梦麟提到的假设有一定区别,但二者从语言所要表达的内涵上讲是完全相同的。况且,鲁迅与《申报·自由谈》的关系极为密切,看不到张梦麟文章的可能性非常小。

因此,我们基本上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鲁迅所说的“我也一个都不宽恕”是源自萧伯纳在接受别人提问时的回答——“我一个也不留”。两句话虽然都带了“也”字,但“也”字的位置不同,所以表达的意思也就不同。萧伯纳的“也”字是表示强调,而鲁迅的“也”字则是表示同样,而且是和萧伯纳同样。

鲁迅能够在临死的时候想起萧伯纳并非偶然,众所周知,鲁迅是一个相当特立独行的人,无论是对国内的胡适等人,还是对国外的泰戈尔等人都并不感冒。但惟独对萧伯纳,虽无深交,却是心有戚戚地将他看成自己的一个知己,还写过《谁的矛盾》、《萧伯纳颂》等文章对萧伯纳的言行加以肯定。正是基于以上的观点,我以为,鲁迅的“我也一个都不宽恕”并非指某个人或某些人,而是源自萧伯纳的“我一个也不留”;想要表达的是意思也并非是“作为个人的怨敌”,而恰恰是对于他所处环境、体制的“不宽恕”。

附:发表在《阳泉晚报》和《创新周刊》上

  评论这张
 
阅读(5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